带草字的app都有什么

赵雅回身,面色一如寻常,好像方才诉说的过往与她无关一样,只追问道:“少了哪一本?”

??魏萌儿道:“名字叫做是《博观虫鉴》。”

??赵雅眉头一皱,道出此书来历:“谷玄牝的藏书!”

??昔年公子翎与楚白牛还未闹翻,想着医蛊不分家,在恶障谷“击杀”谷玄牝后,便将谷玄牝的藏书都运到了方建成的锦屏山庄,打算逢年过节便送上几本书给楚白牛作礼物,拿人手短,看楚白牛还敢在他面前逞牛脾气?可后来没过几年,二妖翻了脸掀了桌,剩余的书便一直留在经阁吃灰了,《博观虫鉴》听名便知是其中之一。

应飞扬道:“果然如此,赵令主,现在你该明白了吧?不管韩赋、还是你们主母所说证言皆不足为信,甚至包括赵令主你自己,你们的记忆皆已受到蛊毒影响,已有遗失和扭曲,铁山定是发现了此点,所以才翻阅此书验证自己猜想。”

赵雅瞥了他一眼,反问道:“我们的记忆不可信,你的记忆便可信吗?我等记忆皆扭曲,怎么就你不受影响?”

???应飞扬一怔,无言以对,这也是让他困惑的问题,为何他的记忆不受影响。

??赵雅继续道:“目前线索,只能说明谷玄牝可能与铁山被杀有关,并不能证明我们都中了蛊毒,更不能证明我们的记忆不可靠。你之所言,还无半分实证。还需设法知晓,铁山到底发现了什么。”

?应飞扬反驳道:“就怕来不及了,没准明日一觉醒来,你们记忆又有流失,连铁山是谁都忘却了!”

?赵雅讥嘲道:“那你说要怎么办?你说我等皆记忆流失,只你知晓一切,呵呵,那便是要我们山庄上下听你指挥,不相信自己,反而对你言听计从么?”

“可书卷被焚,线索已断,想要知晓铁山死前发现了什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若我所说为真,那赵令主你耽误得起吗!”

??赵雅似是恼应飞扬探她过往,自方才开始,对应飞扬的不待见似又重了几分。应飞扬也差不多,这几日诡异得可怕经历,早已折磨得他身心俱疲,心浮气躁下,火气也更大。

清纯校园美女紧身运动装无限活力照

??你一言我一语逐渐演变为针锋相对,火药味越来越重之际,“那个……关于《博观虫鉴》,苻有书姐姐抄录了副本。”

??便见魏萌儿举起手,怯生生插入他们话题。

?“有副本?你早不说?”应飞扬气恼道。

?魏萌儿缩了缩头,“你们没给我说得机会啊。”

??“我去看看!”应飞扬不想再跟赵雅同处,也不多言便进入书阁。

??赵雅也不理会他,又侧过了身子,静静伫立。

恰一阵风,吹得落叶飘荡,蓝衫飞舞,入秋多时,总算有了几分秋意,赵雅的眼神却比秋天冷得更快。

“谷玄牝!”

轻念着这个名字,赵雅摘下落到肩头的一片落叶,玉手握紧,将其碾成齑粉……

-=-=

书阁其他地方,书籍皆是竟然有序的摆在书架上,但书阁上头的阁楼却是例外。

此处放着一处书案,案上笔墨纸砚杂然而列,而案旁地面上,乱七八糟的落了一地书籍,堆成了鸟巢形的“书窝”。

书窝中,一名女官打扮的女妖正俯身翻找着,一边翻找,一边喃喃自语,“博观虫鉴……我记得是放这的!”

?

在她翻找过程中,应飞扬已悄悄探听清楚,此女妖唤作苻有书,乃是主管书阁的女官。

比起其他能闹腾得能翻天的女妖,苻有书无疑是山庄的异类,原身是书蠹的她喜静不喜动,尤其喜欢抄书,被任命为书阁主管后,更是整个妖都搬入书阁中,吃住都在内中,少有外出。

书蠹化妖,天性仍存,抄书对她来说不光是爱好,更是修行的一种方式,以至于抄的书越来越多,最后在书阁一角搭成了“书窝”,让苻有书索性睡在窝里,连床都省去了。

可便是这么一个天性,如今却帮了大忙。

“找到了。”

苻有书转身,应飞扬才看清她的面貌,山庄女妖大多清秀,苻有书也不例外,只是不施粉黛,头发也乱糟糟,面色是那种久不见阳光的苍白。可就这么一个略显邋遢,毫不起眼的女妖,竟也是完褪去了妖胎修成人形的化形期妖灵,让应飞扬微感意外。

“喏,拿好了,就剩这一本了。”苻有书将厚厚一本书册递给楚颂。

楚颂接过书,随便的翻着,她知晓苻有书的本事,她抄起书来不光一个字不会错,甚至连笔划、甚至配图都丝毫不差,简直就像把一本书变成两本一样。但却仍是皱起眉头,叫苦道:

“这么厚啊,这该怎么找!”

博观虫鉴算是图鉴,各色虫豸,只要与炼蛊有些许关系,都被纳入其中,所以才有博观之名,楚颂本就不知道铁山究竟在书中发现了什么线索,如今要从书中找出一个不确定的目标,可谓比大海捞针还难。

应飞扬出主意道:“先从能影响记忆的蛊虫找起!苻姑娘,书是你抄的,你可记得书中记载?有哪些蛊虫能影响记忆?”

苻有书摇头,理所当然道:“我只抄书,不在乎书里写了什么,怎会知晓?”

应飞扬立时无语,本想让她帮着检索,哪知她脱了妖形,却未脱蠹虫天性,只读书,却不解意。

“要我一人查找,还不知要查到什么时候。”楚颂愁道:“没法子了,只能把书拆开,分其他姐妹一起比对,可哪有可疑的地方……”

虽然除了楚颂外,其他女妖皆不通药理,让她们帮手或许会有疏漏,但也没其他的法子了。

楚颂手指蹭着书页来回掠翻几遍,掂量着要从哪开撕。

可应飞扬眼尖,从一闪而过的书页中捕捉到线索,喝道:“等等,停下!”

说话同时已按住楚颂的手,“书先给我看看。”

楚颂一愣,将手松开,应飞扬拿过书,又往前翻了几页,然后忽得叫了声:“银背将军?”。

“什么将军?哎?你要去哪?”楚颂莫名其妙之际,应飞扬已拿着书便往外冲,楚颂又是一惊,连忙紧跟在后。

却见应飞扬到了门口,揭开放在阶边的一个瓦罐,那是先前魏萌儿和苗儿斗虫的虫罐。

方才赵雅突然到来,两只虫子未分胜负便被关在罐中,如今盖子揭开,却只有一只虫子存活。

“吱吱吱!”胜者站在败者残尸旁,发出耀武扬威的鸣叫,秋日的阳光映在银亮的翅甲上,好似披上一层银甲。

应飞扬将书册横在虫罐旁,摊开的书页活灵活现的画着一只虫子的图鉴。

与瓦罐中的“银背将军”一模一样!

Related Articles

免费草莓视频下载污污版下载

“来,韩总。” “我不喝酒,容易乱性……别掐我,不疼。” “呵呵~” 然后就能真的一起吃饭了。就在酒店,比较隐 […]
Read more

食色豆奶破解在线下载

“欢迎各位来到我们有嘻哈的公演现场。” 晚上的公演在苝京有嘻哈拍摄现场外面临时搭建的露天舞台如期举行。 7点半 […]
Read more

91下载

“我陪你一起去,我曾经帮助fbi破过案,希望可以帮到你,算是对你介绍客户的汇报。”白雅说道。 一来,她确实是这 […]
Read more
Search for: